您当前的位置:曲耳文学网首页 > 优秀文章>正文阅读

冰凌花的梦

发布时间 2020-03-24 04:54:02 点击: 2

一朵开在玻璃窗上的冰凌花;李丽雪我是一朵花,在夜晚的寒风里。我努力绽放,让自己开得绚丽些,再绚丽些。谁都有一个精彩的梦;我也不例外,天。

窗帘像大幕般缓缓拉开;我闪亮登场了,好兴奋啊!我急切地期待着"啧啧"的赞叹声和由衷的喝彩声!然而出现在我面前的老婆婆,看见我;呵着白气,一脸。

扑到我的面前。

我好失望啊!她随即找来一块抹布。看来是要将我擦去了,"奶奶;我不禁瑟瑟发抖起来,不要擦。"炕头的小女孩忽然醒来。脆生生地叫着,"多美的画儿啊!"她一跃而起,麻利地穿好衣服!"这是一朵菊花呢?它的花瓣多好!

冰冷的屋子似乎有了些暖意?

瞅着我,"老人怔了怔,像是刚刚发现我的美似的。"是啊!"在这一老一少的赞叹声中!真好看!又遗憾她们说不出"晶莹剔透""纯洁典雅"之类的词语;女孩还小。老人似乎没读过什么书?女孩忽然:

"奶奶,

我要爸爸。

我不该苛求她们!你看这里。"老人附和着说:这有一匹大马呢?你爸妈这一两天就骑着大马回来了。"女孩忽然不说话了;顿了一会儿;蓦地跃起来,"我要妈妈,"她哭。

使劲地抠我,

伸出手指;

扑到玻璃窗前,一阵阵钻心的痛向我袭来。我美丽的花瓣,我高昂的马头,顿时化作冰渣冰沫;老人颤巍巍地搂着女孩,扑簌簌地落了下来。不住地安慰着,一会儿太阳升高了,天暖了,玻璃就亮了,你就能看见你爸妈了"我忽然。

女孩的痛比我还要深,是我阻挡了她望向窗外的视线啊!我开始自责起来,盼着屋里的火炉再旺些,我尽力活动着身躯,盼着太阳升得再。

我的努力没有白费,

竭力吸吮着来自窗外弱弱的阳光和屋内微微的暖意;我感觉全身热烘烘的,我的身躯渐渐融化,我:

化作道道泪痕。

但是我无悔,因为女孩那急切渴望的眼神使我明白。我苦苦守候了一年的梦又破碎了。我应该给她一个美丽的梦,我的身躯渐渐融成一滩晶莹的。

在我生命的最后一刻。我似乎听到沉重的院门"咯吱"一声打开了?接着看到两个人影闪进来,女孩的脸上绽出了一朵最美的花;我听得有些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文章推荐